Top 10 List-No.1: Gattaca

Gattaca

(Image from Columbia Pictures)

Gattaca (千鈞一髮)是導演兼編劇 Andrew Niccol 的處女作,這部片是描述一個以個人基因優劣為價值標準的未來世界,有少許赫胥黎「美麗新世界」的味道。整個場景設計是極簡的後現代主義,充滿未來感實則非常復古。故事情節看似單純,實則層次非常多,每件人事物背後都牽連著用心推敲的隱喻,處處可看出 Andrew Niccol 一絲不茍的精心策劃。沒有簡化的是非黑白,只有灰色的曖昧兩難。在今天這種視覺特效氾濫到令人反胃的時代,科幻電影已不能只用怪物、爆破效果、電子產品或太空船來撐場面而已,縱使Gattaca中各種科技情節與物品的設定都非常獨到,到今天仍少見於其他電影。一部好看的科幻電影的中心,還是人。它有多少人文關懷,如何去假設、刻畫人們在特殊處境下心境的演變,人與人的關係又會如何重新定義。史蒂芬史匹柏的「AI人工智慧」和「關鍵報告」中都看得到這種努力,但 Gattaca 十年前就做到了。

The Concept

故事中幾位主角 Vincent 和 Anton 兄弟、Vincent 的基因替身Eugene、Vincent 的紅粉知己 Irene,他們之間的互動非常有意思,每個角色都像蒙上一層薄冰似的,一派冷靜理智地應對,最後在關鍵時刻卻仍抵擋不住真實情感的浮現。人類解不開的終極矛盾,是彼此究竟是生存盟友,還是競爭對手?似乎得迫切地找到容易理解的定義,才能消弭彼此心中的不安全感,而同時又為心中無法忽視的悲涼所困惑,因而形成了持續的「衝突-停戰-合作-了解」循環。這樣的矛盾在 Gattaca 之中不斷上演。

Vincent與Anton的關係

最顯著的表現是 Vincent 與 Anton 兄弟兩人之間的關係。因父母對兩兄弟基因上不同的決定,造成兩人成長過程與價值觀的分歧。弟弟 Anton 與其兄看似形同陌路,在兇案調查的過程中,Anton 基因上的優越感,必定給他足夠的成見與企圖,想證明 Vincent 就是主嫌。然而當調查結果還 Vincent 清白時,Anton 一方面心有不甘,卻又無端地暗自慶幸。不甘的是,無法以 Vincent 的罪行來佐證自己立場的正確;而慶幸呢,到底是因為劣等基因終究與自己無關,還是因為自己也沒有察覺到,深藏內心的手足認同的渴求? Anton 自己恐怕也無法分辨。而最經典的成年兄弟午夜游泳比賽一幕,看似劍拔弩張,其實是兩兄弟最為親近的時刻。當 Vincent 又一次超越,Anton 卻即將滅頂時,Anton 選擇向 Vincent 示弱求救,而 Vincent 也毫不猶豫地救了弟弟,這種亦敵亦友的情緒得到大和解了嗎?頗值得玩味。

gattaca_large_4

(Images from SciFlicks.com)

Vincent與Eugene的關係

Vincent 與 Eugene 又是另一個矛盾組合。兩人的官方說法是各取所需,Eugene 也嘴上不饒人,出其不意的冷嘲熱諷總少不了。但事實上他是享受這個過程的,與 Vincent 心理上是互相依賴的。他在準備基因樣本時一整個自在優雅,彷彿置身於小國城堡。比起外面的世界,這棟樣本工廠反而更是可以讓他 ”feel like home” 的地方。最後 Eugene 的人生總結就是,”I got the better end of the deal. I only lent you my body – you lent me your dream.” (這項交易對我比較划算。我只借給你我的身體(碎片),你卻借給我你的夢想。)到底誰比較划算?Vincent 最終登上太空船,卻為 Eugene 的決定感到五味雜陳,這種心情似乎可以為一切下個註腳。

而 Irene 呢?她介於兩種價值觀的尷尬地帶,成了所有觀眾的鏡子。她不斷在兩難之中選擇,要相信整套牢不可破的基因價值體系呢,還是要相信自己親眼所見、心中所感受的?她愛的是基因樣本包裝過的Jerome ( Vincent 的官方名字),還是真正與她心靈相通的 Vincent,這個她所憐惜的靈魂?

飾演 Eugene 的 Jude Law 在這部片裡的表演很有趣,有一份初生之犢的生澀,與其他電影中的瀟灑形象完全不同;而飾演 Vincent 的 Ethan Hawke 與飾演 Irene 的 Uma Thurman,甚至是飾演 Anton 的 Loren Dean,面對如此複雜的劇本,也必定無法只憑著演員專業來詮釋,還需要交付真心。

Are we all in the war?

把所有人分類,或許是延續生存的一種努力,但重點不在基因、種族或性別。Gattaca 直接揭露了背後的核心,那就是不同世代永遠有五花八門的分類方法,然而不論科學怎麼進步,終究無法創造出共存共榮的烏托邦,無論如何還是免不了走到這一步。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也好,Andrew Niccol 的 Gattaca 也好,各種「類春風化雨」的師生關係電影也好,究竟要發掘每個人的潛能,實現人道主義來增進人類全體的生存品質呢,還是乾脆自作主張地 Playing God,方便地篩選一批菁英份子,比較實惠?兩方論調在今天的世界仍然持續拉鋸著,沒有休兵的跡象。

不管任何方法,你是否都能確定它完美零誤差,不會產生像 Vincent 這樣的遺珠之憾嗎?基因分析,或各式各樣的自以為精明的篩選標準,是否足以算出人類的意志與情感,所造成的意想不到的效果?或許到最後把人分類的手段都是一場誤會,或許靈魂,或許一場意外,或許任何我們想像不到的因素,才是主宰人類命運的推手。There Is No Gene For The Human Spirit. 最後到底是 Eugene 是上帝的選民,還是 Vincent?

不論上帝是如何打算,Vincent 的人生,對我們芸芸眾生來說,應該都給予了無限的希望與鼓勵吧。

Andrew Niccol 的電影都有種「眾人皆醉我獨醒」的孤獨氣氛。在往後的楚門的世界、虛擬偶像、軍火之王中都可以看到同樣的軌跡。雖然他拍片手法日趨熟練與入世,不過Gattaca還是最能顯現他最初的熱忱與期待。

上帝對命運的設計,遠超過人類的智能所能想像。

Gattaca’s IMDb Link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