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gle讓我們變得弱智?

這則yahoo新聞出來其實有好一陣子了,引起我周圍的google愛用者和google不信任者小小的論戰,我自己也不免猶豫了一下,顯然是個有意思的題目。

原文在下方

做了個非正式的迷你民意調查,結果是這樣:

四、五年級以前的世代說:網路上什麼都有,但查來的資訊沒什麼可靠的
五年級說:會利用google得來的資訊,但一定要與其他資訊來源對照著用
六年級以後的說:雖然也參考網路以外的資訊,但先google來認識主要概念
資訊科技產業的人:這個產業的知識,不google難道要去圖書館找嗎
金融產業的人:要看股票、基金和匯率,還是網路比較快啦,不過有時人脈比較靈
法律界的人:我們查法條早就比google搜尋還厲害

真奇怪,每當有新工具盛行時,就有人抱著絕對悲觀的看法。當然,衝擊和改變在所難免,但人們總會自我適應出一個新的平衡點。好用有料的事物歷久彌新,譁眾取寵的事物自然淘汰。網站盛行以後,紙本書並沒有消失啊,只是多了一種選擇,各擔任不同的角色;張君雅小妹妹也沒把王子麵幹掉,何必一定要誰取代誰呢。

大家上學時都寫過報告吧,那時去圖書館找資料要翻櫃子裡的索引卡片,有作者卡片、圖書分類卡片等等,還有一種叫『關鍵字』的卡片。我在圖書館裡很不靈光,除了關鍵字卡片,用其他卡片通常找不到對的東西。那時我總是很驚奇,為什麼班上有些筆記公主,不用關鍵字卡片,卻以『年份、作者、出版機構』或其他怪方法為搜尋脈絡,還能找到一堆讓報告寫得漂亮的東西。

或許較長較艱難的搜索過程,能造成對某主題有較廣泛又深刻的認識,資訊在大腦中發酵較久,即使無法快狠準地找到解答。就像走路比較容易看清楚路上的風景,而坐車就只能看到風景唰一下的飛過,但較快到達目的地。各有各的好處。新聞中所述的『前幾個世代主要通過書本和傳統的學習獲得知識』說的就是這種過程。然而也不是萬無一失,有時最先被找到的書本論文或期刊,不幸是一本爛書,筆記公主也會踩到地雷吧。這只代表它容易被找到,就算與主題高度相關,內容太貧乏也沒用,大家還是會繼續找其他資料來對照,做個綜合的結論。

『關鍵字』卡片有沒有像hyperlink呢?我個人覺得搜尋原理相差不大,google僅僅是省略手工、加快跳躍過程而已。(硬要說斷章取義,關鍵字卡片不也有同樣的效果嗎) 排名第一的搜尋結果,如果是篇垃圾文,就算我們點進去看,也會馬上捨棄它。要決定找到的是不是垃圾,顯然得經過一番理智的綜合評估。google拋磚引玉,先找到quick answer,還是先找到best answer,似乎是殊途同歸。如果google造成人們沒有耐性,那書本也一樣。有人看十本書才下結論,有人看一篇文章就妄下斷語,在google存在之前就已經是這樣了吧。硬說google的速度,對資訊的深度和廣度沒有貢獻,用關鍵字跳躍就一定失去脈絡,好像也不對勁。

至於新聞中所提到的,google只依照六度分離的連結數來排名,好像也不完全是這樣,連結數只是其中的一項權重。理論上本文的關鍵字越多,排名也越前面,而與主題高度相關、內容充實有組織的文章,天生也具有這種性質。

人們都用google查什麼呢?以下幾種應該最常見:

  1. 資訊科技產業相關的知識,它在網路世界的更新頻率、密集度和正確性本來就比較高。而既然從事資訊產業,讓自己的訊息在google上容易被搜尋到,難道不是一種義務嗎。
  2. 驗證來自其他管道的訊息,與google互相對照,比如查產品的詳細規格,或旅遊景點的路線圖。
  3. 只要用小腦就能解決的問題,比如哪家餐廳好。即使做了錯誤的決定,付出的代價也不算大,何必花時間翻遍古籍經典勒。
  4. 如果一時什麼都找不到,google至少提供一個突破點。

當然google有缺點,比如說每個性質相同的資訊,沒有絕對公平的機會,刻意運作以這個方式曝光的會排在較前面(但不一定會成功)。

而在google世界之外,資訊自然會經由最適得其所的管道傳遞,盡信google不如無google啊。

Google世代:只搜尋不思考?

更新日期:2008/12/30 15:35 Yahoo!奇摩特約記者薛怡青綜合外電報導

大家口中的草莓族,現在有了新的稱法,國外有研究將這群在1993年以後出生的小孩稱為「Google世代」,在美國約有6100萬人,他們的養成過程幾乎都在網路上。「Google世代」在網路上玩遊戲、聊天和學習,甚至有時候同時做這三件事情。

刻板印象認為,前幾個世代主要通過書本和傳統的學習獲得知識,相較之下,Google世代的特點是缺少耐心、持久性和衝動。但是先前倫敦大學的研究破除了這個迷思,Google世代並不局限於年輕人,而是更廣泛的文化現象,年輕人相較於年長者,並不更需要一直連在網上,也不會比較沒耐心,至少在等候網頁下載及檔案刪除的時候。

因此這形成更迫切的社會議題,舉例來說,掌握了枝微末節或大量的資訊會不會妨礙我們的創意及獨立思考?唾手可得及自動產生的答案會不會阻礙了我們的整體認知能力?

根據長島大學教授Emily Walshe的研究,Google世代更偏好高度集中且容易摘要的資訊,而且我們已經習慣「強力搜尋」模式,快速瀏覽取代了閱讀的動作,網路使用者不分老少,都習慣只看網站的一兩頁(或者是整頁的一兩句),就跳出該網站。

在搜索和思考方面,前後文脈絡是非常重要的。Google搜索結果的排序,是根據衡量來自其它網頁鏈接的演算法,這基本上是一種6度分離的邏輯,但也同時讓資訊獨立於脈絡之外。久而久之,這種思考方式就容易形成「斷章取義」的後果。

「Google 世代」將內容普遍抽離於脈絡之外的影響,不只在教育,而且對醫療、新聞、商業和政府都產生了深遠的後果。這將影響到現代公民的每一個方面,改變人們思考現代公民身份、財產、認同甚至愛情的方式。如果我們不認真對待的話,這也許會使我們變得愚蠢,或者有一天我們更可能落入歐威爾所謂的「大騙局」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