機車搶劫奇遇記

我媽被搶了。

星期五下午,我媽騎著單車,載著我家的過動巨型西施犬去寵物店洗澡。寵物店離我家只有三分鐘,我媽一如往常悠哉由哉地把樂翻的狗狗放在前面的車籃裡。到了寵物店,放下狗,空出籃子,就非常順手的把皮包放進去。

然後我媽又循著一貫路線,想騎到常去聊天的朋友家。路上還遇到幾個熟人,停下來話家常一番。就在到達的前一刻,兩個蒙面人從左後方騎著一輛機車,強悍地逼近我媽,飛快地掠走車籃裡的皮包,隨即催滿油門消失在下一個轉彎口。

一切發生得太快,來不及反應。我媽大呼搶錢,路旁剛好停下的貨車司機和路過的女士,一起追著看搶匪的車牌號碼,但都不成功。我媽一時不知如何是好,又無處可去,所幸人沒受傷,最近的派出所就在三百公尺不遠處,很快就報了案。

我接到電話後,跟我老大告了個小假,盡快趕到派出所。雖然被搶是件令人傻眼的事,但更神奇的還在後面。不,不是吃案,先別這麼假設。我到達警察局時,值班警員確認了我的身分後,忽然從一貫公權力的威嚴,轉為百般客氣,說我媽正在跟派出所所長談話,請一起來聽。

我想,雖然我媽不免受驚,但機車搶劫算大案子嗎,怎麼還勞駕所長來問案呢。一進辦公室,所長像老朋友般滔滔不絕,從他個人的從警轉調歷程,一路談到最近本區的治安概況和黑道勢力,講了快十五分鐘。看來這宗搶案,是某系列犯罪的一個環節。最後他說:『我調到這邊剛滿三個月,卻有一種喘不過氣的感覺。這次讓你們受到驚嚇,非常抱歉、非常抱歉。』又一再宣示辦案決心,絕不吃案。最後站起來,一個九十度大鞠躬,再加好幾個四十五度小鞠躬。

我心裡OS,是我孤陋寡聞嗎?我們家又不是立法委員,這也太over了吧!警察局什麼時候變成了服務業,明明是搶匪的錯,硬要說成是警方的錯。還沒結束喔,我媽從所長辦公室出來製作筆錄時,在場所有的警員,只要手邊沒事又剛好耳聞這件案子,全都像KTV或是日本料理店服務生一般,走過來邊鞠躬邊說,『抱歉,讓您受驚嚇了。』隨後七手八腳地調出自己和附近里辦公室的監視錄影帶,可惜拍到畫面的,解析度都太差;解析度高的,角度又不對。即使如此,每位警員都眉頭深鎖,監視器畫面看了一遍又一遍,想找出任一點蛛絲馬跡,還叫我一起來看。憑著如此薄弱的線索是很難找出嫌疑犯的吧,換成是我,絕對拼湊不出一個所以然。各位警官們不要再撐了,人都跑了,要嘛就從其他管道去蒐證,要嘛就等其他線索浮現了再來辦,關在局裡,急於這一兩小時也沒用。

做筆錄的過程更是小心又小心,叮囑再叮囑,雖然這年頭還要問被害人出生地、學歷什麼的,有點繁文縟節啊。『記得就講,記不清楚就不要勉強,還有,要到銀行和戶政事務所去辦手續喔,我們開報案紀錄給妳,這樣就不會被刁難,也一定不會有刑責啦,放心。』最後還印了一篇Yahoo知識+的post給我們,上面列了所有重辦身分證件需要準備的東西(Yahoo知識+喔,怎麼不是戶政事務所網站,這位警察先生蠻愛上網的嘛。)

結束後,所長又走到門口,一路道歉個不停,最後目送我們到路口才回去。

據我媽說,派出所長還強烈表達了要賠償她所有損失的意願,我媽想這樣好嗎,警察局又不是保險公司,結果不了了之。我有種奇怪的感想,怎麼整個場景扭曲了,認真辦案雖然很好,但這樣的態度真的健康嗎?是什麼樣的壓力、什麼樣的治安,可以使得一個地區小派出所如此的草木皆兵?或是什麼樣不公的評論、誇大其詞的媒體,可以讓這些警官們如此矯枉過正?雖然吃案的例子俯拾皆是,我也不能斷定他們的客氣是真是假,但看得出來,在場的每個警察都憂心忡忡,警察也很可憐啊。民主社會雖有言論自由,但揠苗助長也太冤枉了吧,give me a break,拜託,自然就好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